stand still

弱弱猜个剧情(脑洞,脑洞~)

话讲三十集里老赵和林静厕所密谈,还有遣返林静那段。总觉得不对,老赵既然听到了林静和欧阳的对话,作为被欺骗者,愤怒肯定有。

但三年情谊,众人求情,再加上老赵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,更别说当时的局势。他的反应,深刻怀疑是让林静打入实验室内部,反间一把,戴罪立功嘛。先骗过自己人,才能骗过敌人啦。

女鬼我甚至觉得小静静可能最后会起到“力挽狂澜”的作用耶。

官爸打脸也好,千万不要BE啊!

忽然一把渣绘,我家jinbo和大地精的女儿应该就是这么可爱!T'Mimi~~

【傲骨剑心】风流意(古榕 尘心)

自娱自乐一下,cp太冷

文案:三山五海,斗罗大陆天南海北,尘心这辈子都走过了。
没有知觉的双手,三千白发,七十余载岁月在求剑问道中悄然逝去。
最后还是在七宝琉璃宗停下了流离的脚步,在身边的,竟然是他。

【记一 清风散,惊鸿乱,少年正风华】

三月的雨带一分清寒,氤氲的水汽低沉,沾湿了少年素色的锦靴,雨丝却不湿衣。
一层浅白色魂力笼罩在少年周身,三分凌厉,七分圆融,小小年纪能把魂力掌控至此,已成一分境界。
尘心走得有些急促,他的师傅,也是父亲,布置给他第一个任务。六岁觉醒七杀剑武魂至今已有近两年,更何况他三岁就开始打基,如今现在他正在赶往任务地点,毕竟年少气盛,怎耐得住一试锋芒的豪情。脚步更急...

[西叶]正月 开岁——华灯上月梢

很久以前写的片段,放出来娱乐一下吧。坑~

正月,落雪,万梅山庄。
北地偏寒,入冬甚早,寒意绵长,山庄清寂,为红火正月抹上一层薄纱,淡漠如烟。

白梅如雪飘零,枝干鲜嫩,是近年新栽下的,梅寒而傲立,如画,如人,如那树下白衣翩跹者,如那拭剑轻笑之人,相近的气质,相同的白衣,如梅与雪,不分你我
,浅浅相触的眼神,却有抵死缠绵的胶着。

一瞬低垂双眸 ,叶孤城抿一口清酒,嘴角带起浅浅笑意。紫金之巅,一剑西来,天外飞仙,早如过往云烟,世间再无白云城主,再无前朝遗患,只余下一人而已。

叶孤城。

诚于剑。

今,亦诚于人。

于己,

于人。

“出庄吧。”西门吹雪归剑入鞘。

“好。”

小城虽小,五脏...

[一八]又想开坑了怎么办?

《平安锁》的大坑还没有填完,我就手贱又想开坑了。

想码一篇灵魂伴侣梗,lo上似乎还没有这个设定的一八文。

灵魂伴侣是欧美的设定,不同的文里都会有出入,私设如下:

世界上每个灵魂都有他缺失的另一半,

每个孩子在某个时候手腕内侧都会浮现一句话。

这句话会指引他找到他的灵魂伴侣。

话可能直接是灵魂伴侣的名字,

但大多是暗示甚至预言。

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找不到灵魂伴侣,

但据说找到灵魂伴侣的人都会一生幸福。

手腕上的话语是每个人最重要的隐私,

人们会用饰品和衣服遮掩,

除非遇到认为是灵魂伴侣的人才会拿出来看。

灵魂伴侣可以缔结精神链接。

有关剧情的设定暂时不放出来。有隐藏才会...

【一八】糖与刀之舞

  • BE?HE?     看了才知道。

  • 漫天飞舞的是糖与刀

  • 片段之间并无前后关系


  这天气,只能愉悦地自我放飞了。


一  与爱无关

“张启山,你对我,可曾有一分真心实意?”


大雨滂沱,青砖古瓦之上却静默无声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水滴四溅,坠地的油纸伞倾侧了持伞人的半片天空。


他给我的一切,从来与爱无关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雨帘模糊了张启山的视...

刷B站卡在了神奇的地方。
一八剪刀手们真是太给力了!
大大们辛苦了。
一八党头顶青天!

【一八】平安锁(1)

  • 非人平安锁视角

  • 可甜可虐可插刀

  • 第一章放心吃糖

  • 萌是八爷的,帅是佛爷的,OOC是我的


楔子


章一

春风未臊,年华正好,长沙的春天便是如此明媚。

齐铁嘴,老九门八爷,长沙神算子,我的现任拥有者,正悠闲地骑着小毛驴,赏着城外的春景。

毛驴一颠一颠的,我也一颠一颠的。

额,真想吐。每次他骑驴就是我的噩梦。

什么?你问我是谁?

非也非也。我可不是你们这些凡人。本大人可是修行了万年的锁灵。

什么锁灵,明明就是只锁妖嘛。

诶,你这人怎么说话的!本灵万年的道行,过过的日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。

怎么可能只是区区锁妖呢?再怎么样也是万年老妖啊!

呵呵,自己都...

【一八】用我一生,换你此刻枕边月圆(HE玻璃糖)

被电视剧和自己的大砍刀伤害到的我本想拿出大砍刀互相伤害
但善良的我还是决定喂大家一颗玻璃糖 
萌是八爷的,帅是佛爷的,OOC是我的 


请放心食用,玻璃糖也是糖,不过略含玻璃渣罢了。 


齐铁嘴一个人坐在庭中的老树下,如水如银的月光倾洒于树上,被树叶分割成一片片,斑驳了一地、一身。
眼前凄清的月色正如齐铁嘴的心境——落寞凄寒。
在新月饭店,齐铁嘴就看出了伊新月对佛爷的势在必得。他并不是傻子。
也好,自己和佛爷之间的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还未捅破,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也是一种幸运。 
伊新月在列车上的那声“夫君”有意无意已经够提醒自己不要再有非分之想了。
佛爷...

【一八】平安锁

  • 非人平安锁视角

  • 私设:齐铁嘴,字桓

  • 短篇楔子,正文预告

  • 幼年嘴嘴

      ARE YOU READY?

      GO!

我是一把平安锁。

很简单,白的偏寒,几笔云卷纹,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做的。仅仅记得几百前,不,大概是几千年前吧,算了,我自己都记不清了。那个把我从厚厚的石壳中剥出来的人感叹了一句:"神玉,神玉啊!”那时我还感到有两滴水落在我脸上。不要问我玉为什么会有脸,反正我就有。

天明明没有下雨啊,为什么会有水?那水只有两滴,...

© 清珏 | Powered by LOFTER